联系我们

IM电竞·(中国)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 :

 

公司邮箱:

 

公司地址:

科技创新

海纳百川》房地合一税2.0 政府一鸭三吃(杜宇宏) - 海纳百川 - 言论

来源:http://dede.com作者:张国荣 日期:2022-06-07 浏览:

台湾高屋价的问题已经不是新闻,不仅青年买不起,中壮年买不起房的问题更是严重,许多人更是工作大半辈子,就仅为了买一间遮风避雨的住屋,为了一个最基本不过的居住权而已,就连柯市长妻子陈佩琪也对媒体说,高屋价是民怨之首,上班族多把赚来的钱八、九成拿去买房,却紧缩其他消费,但一间蛋黄区的房子,也让她跟柯文哲这种做30年的医生夫妻吃不消,更何况一般上班族。当房地合一税2.0要实施时,你正在鼓掌叫好,认为居住正义的时代要来临了,也许背后还有些秘密是你不知道的。

高屋价的受害人数可能比你想像的还要更多

根据联征中心2020年12月数据显示,有高达112.1万的民众正在背著房贷。全台租屋家庭破百万户,实际租屋人口可能突破300万人,高屋价的直接受害人至少412万人以上。并非只有377万人而已(以住屋自有率84%计算的无自有住宅人口数)。

高屋价问题,不只是房子买不起这么简单,连带产生台湾未来堪忧的五个问题:

第一,年轻人买不起房,不敢结婚也不敢生,少子化变成”稀”子化。台湾2020年只有16万5249个新生儿,创历史新低,而今年1月至3月新生儿人数仅约3万5千人,比去年同期更是减少13.6%。美国中情局(CIA)更公布2021全年全球人口生育率预测,在227个国家或地区中,台湾生育率预测中成为世界最低。少子化将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不仅冲击教育界,更会造成经济停滞与倒退,少子化已经是严重的国安问题。

第二,严重排挤其他消费。台湾薪资长期成长低缓,实质经常性薪资倒退十几年,以居住人口众多的新北市为例,新北市房贷负担率高达48.36%,屋价所得比高达12.09倍,家庭可支配所得将近一半都在还房贷。

第三,加大贫富差距问题。根据财政信息中心统计,2018年全国2300万人中,有住屋者为906万人,其中88%持有一户;六都当中,以高雄市仅持有一户的比率最高,为92.4%;台北市屋价虽高,但是持有一户的比重86.5%,是六都中比率最低的,显示台北市许多民众拥有两房以上。

高屋价的直接受益者只有少数约10~12%的人及高房地持有的财团,财富集中在少数的10%握有85%的财富,用贷款额度要抑制屋价是无法阻挡口袋深的炒房大户,住屋成为新型态奴隶制度的工具,房贷奴与租屋奴不断为有钱人累积资本,加深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的M型社会。

第四,物价高涨。屋价跟物价息息相关,尤其租金常随著屋价而变动,同样一碗牛肉面,在台南可能50元,台北将近150元,其中的店面租金成本差异是很大的因素。又政府透过控制通货膨胀来刺激经济,导致物价基本上也是不断的增加。

第五,加深世代剥夺。买不起房,并非青年不努力,而是从进入社会开始赚钱的那一刻,屋价就已经被上一代炒作的高不可攀,80年代的青年正进入结婚成家的时期,以新北市住屋价格为例,20年电梯大楼,2房1厅1卫浴这么基本的居住需求,动辄都要接近千万上下,造成这样的结果,岂不是上一代炒房造成的吗?

房地合一税2.0是实现居住正义吗?财税机关背后不敢说的目的?

还记得当年国民党执政时,8年的房产政策被网友评论“养、套、杀”,如今换个政党完全执政,当年高喊居住正义民进党,有让屋价下跌吗?用税收抑制屋价,只不过是接著“养、套、杀”罢了,高屋价对政府来说可以获得更高的税,除了民意压力,没有什么理由会让执政党要抑制屋价,从以下三个理由更可以看出,房地合一税2.0不过是趁著高屋价来个一鸭三吃的手段。

理由一,2020年税收不如预期,加税填补财政空洞。

根据财政部的各类赋税实征净额报告,从2010年的1.53兆,到2019年为2.47兆元,十年来增加了61.4.7%,去年受疫情影响,税收净额仅2.38兆。虽然岁收成长幅度惊人,但平均每人负担的国债数据却不理想,从2010年的20.4万元,到最新国债数据今年2月份平均每人负债是24.6万元,国家的负债没有减少,还逐年增加。国家支出越来越多,怪不得财政部有压力,要想办法在住屋高涨的时刻分一杯羹。

理由二,最基本的税务奖励金都废除不了,财政部的背后目的是为了加税。

在台湾,税务员开出错误税单,不仅没有惩处与淘汰机制,还有税务奖励金可以领,黄国昌前立委质询时就透漏,税务奖励金越高层领越多,上级长官难道不会为了个人利益,给个业绩目标,变相鼓励税务员乱开税单,要求基层税务员开出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税单来拚业绩吗?其实税务及关务人员查税奖金早在2004年废除,然而财政部却用“财政部核发税务奖励金作业要点”让税务奖励金起死回生,税务奖励金编列1.3亿元,而国税局的好朋友,行政执行署执行案件也有奖金,编列1.9亿元。台湾纳税人权保障严重不足,国税局权力过大,行政院日前更是大动作招开记者会打算修法,提高逃漏税罚金并加重罚锾,让税务机关又更加扩权,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人,连最基本的税务奖励金都废除不了,财政部之心路人皆知。

理由三,明年各县市选举,主打年轻人最痛恨的高屋价问题获取选票。

利用高屋价问题,假打房真加税,不仅明年年底各县市首长大选可以获得选票,又能增加国家收入,对于执政党是一举数得。然而加税可以抑制屋价吗?年轻的你还相信实价课税会实践居住正义也许太天真,从汽车货物税的省思,不管进口车或国产车都因为多重税金导致价格大涨。许多网友把同款车跟邻近国家的售价一比,发现售价差异甚至高达一倍多,主要原因来自“各种税务”,从进口关税、货物税、营业税,买一台车的钱至少超过三分之一都进了政府的口袋,最后吃亏的就是买车的消费者,连最基本代步的摩托车也是如此,反观用税制抑制屋价,最后受害的就是有居住需求而要买房的年轻人,房地合一税难以真正实现居住正义,长期来说可能只会垫高屋价。

真正实现居住正义,政府应该要怎么做?

第一,从源头开始抑制屋价,住屋不该是理财投资标的。

因台湾地狭人稠,限制购买“住宅”的数量是落实居住正义最重要的方式,依照住屋持有年限,住屋使用年限,家中人口数等方式,源头限制购买住宅的权力,如果一个投资客手上拥有5间房子在租人,依然还想继续购入住宅,这样的行为是否明显超过一个正常人对于居住的需求?对于这样明显将住屋作为投资标的的行为应予以从源头上限制,才能真正将住屋给需要的人购买,价格才会回归正常面。

第二,建筑种类分类与修法。

区别高级住宅与一般住宅,松绑法规,降低一般住宅的公设比例,传统华夏的低公设与低管理费,更符合一般民众居住的需求,并采用实坪计价更能让建筑业者与消费者更重视实际居住空间的品质,解决花大钱买房,实际居住坪数却只有一半的乱象。

第三,政府因住屋交易而获得的税收,应该用于抑制屋价。

政府想利用加税的手法抑制屋价不是不行,但对于屋价高涨反而能增加税收,岂不是助长屋价高涨,成为屋价高涨而受益的族群之一,因此住屋交易而获得的税收应专款专用,用于抑制屋价如增加社会住宅,青年租屋补助等,才能避免政府喊抑制炒房,实际上却用交通建设、土地征收、设置重划区等,反造成屋价继续飙涨的乱象。

当“加税”成为政府在高屋价时代下为了分一杯羹的手段,不仅难以解决屋价高不可攀的乱象,长期而言更可能将屋价垫高,受害的就是买不起房的下一代,期盼政府机关能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只抑制炒房,更要让屋价修正,住屋回归居住使用,而非成为投资理财工具,还给下一代台湾人真正的居住正义。(作者为产业研究员)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